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海龍

在合歡的北峰裡,牽著一隻粉紅的小手(2014年4月)

以下這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但是一路上,很特別的一段插曲,分享給大家

就在一種很想自在悠遊的躺在山中又需配合團隊時間的情況下,我上了合歡北峰的山頂,每每上了山頂,都會想到「深夜遇見蘇格拉底」中的一段片段:


老人告訴男子,明天要帶他去找世上的珍寶,而一路歡喜有說有笑的帶男子爬上了山頂,最後男子問珍寶在那,老人隨意的指著地下的石頭說:「那就是!」,男子一開始生氣,但老人接下來說:「到底是一路上的一切歡笑珍貴,還是珍寶珍貴。」男人恍然大悟。

來到山頂,真的還想多坐一回,但,因時間,所以只好隨著團隊下山。因為知了來路,所以很清楚的知道,回去一點也不難,而且應該會很快且輕鬆的到達登山口,因此用著很隨意輕鬆心情慢慢離開山頂,慢慢走到全程約1.6公里處(北峰全程2公里),我遇到了一位身穿黑羽絨衣,手戴著一雙粉紅小手套的一年級小女孩,她正處於一個要放棄回頭下山的狀況,我經過她的身邊,在擦身而過的當下,我為她加油著,並幫她拿起了背包,跟她說,放下你的背包,這樣就能較輕鬆到山頂了,然後,我的背慢慢與這小女孩的背愈來的愈遠,當走不到二十步的距離,我再次的回頭,看著那小女孩舉步唯艱的背影,不知那來的念頭,心想:「不行!都走到這裡,不能讓她放棄!」,因而我轉了身,回頭牽著這小女孩,慢慢的,一小小小步的對著她的大步,慢慢的上了山頂,也因順利的上了山頂,我才感到這次的旅行更有了意義。


但下山的路,才真正是考驗的開始,這小女孩,應該已經用了她全身的9分9的力氣,看她的表情與說話的方力氣,我內心真的有點怕她雖時會昏倒,心裡更雖時有打算背她的準備。

那一路上,雖只有兩公里,但對我而言,還真是慢長,也因為在感知上很慢長,所以心裡最深處那「急性子」的因子,讓自身看的更清楚。一路上,我必須學與循循善誘的引導她一步步的下山,這女孩的手中的水杯,剩約三分之一的水,當她每次停下喝水時,我都必須提醒她,不要喝太多,喝一口含在嘴裡,這樣會比較舒服。每走不到幾步,她就會問我還剩多少了?我都必須巧妙的回答她,並要她認真的走好下一步就好。當她快放棄時,我就設法背她一小段,老實說,要我全程背她下來,我還真的做不到。而當我背她沒多久時,她很棒的都會說:「我可以了,讓我下來,我可以自已走下去。」這一點讓我感到這一切都很值得,她很認真的在完成她的旅程。


這少說有一個多小時的路吧!讓我深深的體會何謂「父母心」與「師長情」,一路上,每一做舉動,我都不知對不對,但對她的關心與希望她獨力的相互衝撞,確時時的都在內心上演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放手」與「牽手」的彈性調控,成了當下是否可以順利到達的關鍵,最後,順利的到達登山口。


一路上,看了這麼多的孩子,從一位旁觀者、短暫互動者到這次的實際發生者,「環保」、「教育」、「自然」、「成長」、「獨立」…,很多字詞重新的在我心裡發生著化學變化,並重新的排列組合著,老實說,隨著當時體力的用盡與接下來還有很多的事件需去準備與面對,對於這事給自身產生了什麼結論,也沒有明確的答案,但這卻是這次合歡北峰行中,老天送給我最珍貴的禮物之一。


感謝那戴著粉紅小手套的小女孩,你幫我上了一當很重要的北峰大課。

0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