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海龍

後記「三柏之旅」

已更新:2月17日

本沒有打算要記下這段文字的,但細想這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帶別人家的孩子在戶外旅行親近自然,所以還是花些時間記下。


2020年帶「山」與「烏龜」的花蓮賞鯨之旅後

海龍曾長達半年多的時間,內心非常強烈的希望能帶更多孩子親近戶外,甚至積極的跟路上相遇熟識常親近戶外的專業人士討論,一切只因2019年的最後,海龍受以下這段話的影響極大:

人不接觸自然,久而久之,人自然就生病了。有健康的土地、健康的水源、健康的空氣、健康的環境,才會有健康的下一代。有健康的下一代,才有可能會有健康富強的國家。



但這中間在2021年發生了新北虎豹潭溺水事件,這事發生的前一週,海龍曾一人在離虎豹潭不算遠處露營,那夜下著超大的雨,所以更加感同深受,從此之後,這念頭就消失在海龍的腦中不敢再讓其生起,接下來快兩年的疫情也就不了了之。


年前烏龜的媽媽打電話給海龍問可否再帶烏龜跟表弟來一次,因媽媽長期對海龍的支持與信任,海龍當下也沒多想什麼就答應了。出發前一週,海龍因受寒生病,曾跟媽媽討論是否取消,但在前三天明顯好轉下才確定成行。


這是一次國小五年級+四年級說走就走,沒有任何計劃的旅行,出發前海龍也不知會去那裡,心裡只打著要讓孩子做決定去那的環島。除了認識三年多前善於交際的「烏龜」,海龍對一切一無所知,只剩十多年環島三圈的經驗,況且「烏龜」的表弟「小柏」才四年級。本以為他是海龍帶到戶外最小的孩子,但寫到這才想到當年花蓮賞鯨的「烏龜」比現在的「小柏」還小(以下開始稱「烏龜」叫大柏,表弟叫「小柏」,他倆稱「二柏」)。


準備前夜,海龍與二柏相約在台南的政大書城相見,海龍只準備了一張台灣地圖,剩下的就讓他倆在書城內完成了初步的規劃,說是規劃,但其實大概就是以下照片裡的文字,看到文字後海龍心裡才開始意識到旅行真的要開始了。



要離開政大書城開始步行時,海龍認真且嚴肅的向二柏說了接下來五天的第一個遊戲規則∶


「兩人只能走在海龍的前面,當兩人只要有任何一人走在海龍後面,且海龍手指數到五沒走到海龍前面,就是開合跳25下。」


這只是很簡單的告訴二柏,旅行上的安全是彼此的責任,沒有注意基本的安全就必須受到危險的提醒。但海龍沒想到這事卻變成他倆路上不時最有趣的小事,每當海龍手指舉起開始數時,他倆總是開心喊著什麼「物理外掛」就快馬向前了,至今海龍也沒去了解到底什麼是「物理外掛」。


晚上我們到達了日日和民宿,繼續開始要他們討論行程,第一個要決定的就是「逆」還是「順」時針環島,最後他倆選了順時針,當下海龍有問他倆為什麼?但現海龍也記不得原因了。


那晚海龍開始要他倆找出所有的火車站,並要他們在這五天之內去達10個火車站並要合照,火車站的數目是出發前海龍唯一不斷考量的數字,5、10、15,最後也證明10真的是剛剛好,不多也不少。


睡前最後就是整理行李了,重新整理了他倆與海龍的行李,把其中挑出最適隨身攜帶的兩個小包包設為他倆的「保命袋」,並在睡前又認真且嚴肅的向他們說了接下來五天的第2個遊戲規則∶「保命袋一定要隨身攜帶,只要路上不見或被海龍偷走,就是開合跳50下。」


保命袋裡各放著1千元的現金、筆、記事本及海龍的電話號碼、一張台灣火車站地圖,另外「小柏」包裡,海龍多放了一個路上海龍怕自錢包不見的電子追蹤器。


當晚不到九點,三人就床上躺平了,燈一暗,第一個挑戰就來:「打呼」,二柏真的不輸當兵時的各個高手,雖退伍後,海龍也知自不弱,但他倆先睡著,只好先認輸,第一夜,海龍就幾乎等於沒睡的到第一天四點二十分鬧鈴響起。


4點20分摸黑出發

還好一早老天讓我們超級無敵幸運的幾乎無縫接軌的搭上了公車與通往台東的火車。順利的到達了他們的第一個火車站∶台東。



本來只有以上這兩點遊戲規則:

1:兩人只能走在海龍的前面

2:保命袋一定要隨身攜帶


但一到了台東,早午餐都還沒吃的我們在車站各自買了最簡單的火車便當,才一轉身的時間,二柏就立馬入手了他們一早坐的T3000火車模型,只好在當晚又加上了一條:保命袋裡的錢只可以買吃的跟車票。


再來我們很幸運的找到民宿,也順利的在關山與池上慢遊。



第一天就到達了三個火車站,因昨夜的沒睡,不到七點半,三人就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只是今晚海龍贏了先睡著。第二天我們又是四點多起床摸黑搭第一班的火車到達宜蘭,只是前夜睡輸的二柏在火車上錯過了最美的太平洋日出。


無緣見到太平洋上的日出

第二天

五天裡最不順的可能就是這天了,因為下雨,我們也只能去離車站不遠的地方,但二柏一直心心念念著龜山島,雖心裡知他們去不成,但也想讓他們體會旅行中的得失,所以還是讓他們走到了港口,在這之前,都是他倆帶路,直到雨開始下,我們搭上第一台漁港阿伯的便車後,海龍才算加入他倆的討論,或多或少的影響他倆的行程。


無緣的島

這天若說唯一幸運的就是我們一早就找到了民宿,可把行李借放在民宿,不用背重重的行李到處跑,民宿也從本來的三點才能入住提前到了一點。超愛上下舖的二柏也因昨夜海龍不讓他們睡上舖而今天卻同意能睡上面而超開心。


超愛上舖的孩子

再來第三天就是難得的好天氣了,步行在美麗的東北海岸上,二柏也在遠處清楚的看到了龜山島,在海邊打著他們說的水漂,雖然海龍怎麼看都覺得只是在丟石頭到海裡。一直走到小柏沒力,竟一台海巡專車與我們心意相通的自停下來載了我們一小段路。一直到我們在福隆海灘玩完沙,老天才下起了雨,真的超感謝老天的恩賜。



一路上,我們都沒看時間,但時間卻總是剛剛好的為我們停留,玩完沙,公車就剛好來了,我們跑了一小段趕公車,本要再去他們說的鼻頭角燈塔,但就下起了大雨而進入了基隆。


到了基隆,因大柏的保命袋只能手提,無法側背在肩上,三天來已經被海龍偷了兩次,一直說著不公平,所以一到基隆的市區,就順去把他倆的保命袋換了,也算做個紀念。那一夜,我們順利裡的進入了台北市區,並第一夜同睡在這一張床上,這夜可說是平手同時入睡吧。


二柏總算換了一個屬於自已的保命袋了

第四天

在台北市,「故宮」與「動物園」在孩子心中,當然比不上「兒童新樂園」了,就這樣吵不過他們的在起了床才決定去兒童新樂園。要不是時間,海龍真心覺得他們能在這整整待上一天。



下午帶他們到鶯歌要他們挑一紀念品給父母,過程真的超好笑,但講到他們的家人就不在這提了。最後只能在時間與金錢的壓力下,妥協的選擇水晶玉石當作紀念品。


最後二柏選給父母的紀念品

「剛好剛好再剛好的好運」真的就一直用到這第四天的晚上,火車就像專車等我們一樣,雖我們也在人多的台北火車站小跑趕了一下。


第五天

我們來到了台中,海龍的家鄉,一早騎著自行車享受幾乎包場的綠色自行車道,一直到快結束人才多了起來,那早的風吹在臉上真的很舒服。



幸運就用到這了,再來不是身高差一公分小柏無法進入的場所就是網路說有開但到現場沒開的扇型車站。為了趕最後的高鐵,我們最後一天的下午只能在跟時間賽跑中渡過。


從2013年開始到今,海龍帶過五次別人的小孩走入戶外親近自然

一是2014華南的健海天使

二是2014樟湖的蘭嶼環島

三是2015新山的健海天使

四是2020的山與烏龜的花蓮賞鯨


五就是今年的三柏之旅


十年來孩子的變化很大,光對3C產品沉迷的差異,其實海龍心裡很想用「中毒」兩字來形容,這五天裡,二柏幾乎沒有用手機跟平版,只在最後一天看了不到半小時來回憶五天裡所有的照片以便寫下遊記,但路上卻不時看到雙眼連在藍光螢幕中的親子。


最後還是那段話:


人不接觸自然,久而久之,人自然就生病了。有健康的土地、健康的水源、健康的空氣、健康的環境,才會有健康的下一代。有健康的下一代,才有可能會有健康富強的國家。


別讓下一代成為失去「山林、海洋、大地、自然」的孩子

7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