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海龍

從「健康海洋」到「換願咖啡」,從「換願咖啡」再到「健海天使」(一)

已經回來一星期了! 但這故事該從那裡說起?一直是每天早上一起床會想的問題,但也因太多的事,而總是找不到答案,先是狂睡了三天,每天一早,嗾嚨總是莫明的疼痛,再來是還有紀錄片的事,要接在後面進行著,更重要的是,心中總是希望能在這剩下的一個月中,好好地陪伴家人。

因此,檔案開了又關,關了用開,總是無法下筆。


該流水帳的說明這二個多月來的一切嗎?那樣好無趣!那又該從那裡說起呢?說真的,寫到這裡時,還不知答案,試著一人坐在咖啡店裡,試著寫寫吧。


記得第一次到大海中游泳後,我有快一星期不想說話,甚至有不知要說什麼的情況,不知為什麼,回來的這一星期,我的身心中,也存在這樣的情況長達一段時光。


把時間推回今年6月20日的畢業典禮吧!因年初答應一位孩子,一定要來的他的畢業典禮,所以,雖我已經來學校一個多星期了,還要裝做有事的離開,好讓給孩子一個驚喜,那時為了籌備願換咖啡,還有好多的事要做,但為了孩子,所有的事,都必需慢下來,我必需學會與心中那完美的劃面妥協,我必學會跟心中的那個自我協商,並從中學會取捨。在這之前,又加上所謂的遍鄉小學(任何的裝備的採購與比原來想像的時間多出少說三倍),所有事,慢到出呼我耐性範圍的極限,但這卻也讓我學到了許多。


6月20日,那畢業的鐘聲響完,一切的有機體,才開始像有了生命一樣,開始動了起來,有很多的組合,也都在那晚順間出現,但老實說,在出發前,心中還是知道,到了現場,會缺很多東西,會出很多的狀況,內心很是感恩李老師與周同學的家長幫忙,不然我想一切早在6月21日時,就胎死腹中了吧!


6月21日的一早,出發了,出發前,才發現,每位同學的背包會卡到安全帽,而使騎車動作很不協調,心裡很是不安也很是不高興的問自心:「昨天不是有要每一個用試騎車確認過了嗎?為什麼還會這樣!」但終就有那麼多的自責,也不能改變什麼,只能靜下心來,好好的認真回到當下,就這樣,事後回首去看,事實上蠻順利,但當下就總是覺的隨時會有狀況發生的到達了台中草悟道廣場。


我永遠記得剛帶著10多位孩子,順利的到達草悟道廣場後,發生的事。


一到那裡,拆車要立咖啡的地點,總共被當地的管理單位趕了兩次,當我從第一個地點扛著車到第二個地點時,我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而當第二個地點被趕到第三個地點,而管理單位的負責人也同意讓我們在那地點設攤時,我在第三次要組車的當下,我心中不知為何,莫明的大聲的對自心說了這樣的話:「我是神經病嗎?我是白痴嗎?我這樣做,有用嗎?有人會理嗎?我真的還要繼續嗎?」同時,孩子在幫邊準備,邊嬉鬧的聲音,不自覺的讓我當下差點流下了眼淚,心中也很想說:「回家吧!不要做了!」因那當下,我身心有種要順間倒地的感覺!!


但這時,神奇的事發生了!!!!!


有位孩子,(我必須說,到今天,我都不確定是誰,因為當下我認真的在綁著車子,只有耳聽到了聲)衝了出去,開始對民眾介紹「換願咖啡」,很神奇的事,那聲音清楚有力,充滿了認真與期待,當下如一股神藥般的灌入我的頭皮,瞬間流入我的全身,我因那孩子的聲音,感受到了無比的希望,全身的體力與心力,也在那當下,回到了可以運做的可能,就這樣,在約快到二個小時的過程中,種子在大雨中,從土壤裡冒出了芽,換願咖啡得以在社會開始進行。

這一刻,我心裡的對話是:「我是神精病嗎?我是白痴嗎?我這樣做,有用嗎?有人會理嗎?我真的還要繼續嗎?」

先寫到這裡吧!

就如這一開始的神奇,過程中,總是一再的發生,很多時後,我會懷疑,我要跟他們說的,他們會懂嗎?他們能理解嗎?他們有法去做嗎?很多時後,他們也讓我感到似懂非懂,但有時會讓你小小的失望,有時卻又讓你看到無窮的希望,有時他們所能理解的,又遠遠的超我的想像之外,就這樣的,我開始與這群孩子,進行了一場從未有過奇幻的旅程!(待續)

1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