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海龍

擁有多少與付出多少

從第一圈環島出發到走到台東,這中間,發生了「海龍的換願咖啡」(以下就叫「換願咖啡」了),在準備「換願咖啡」的過程中,身上往往有了一點經費,但為了採購某器具完後,又沒有剩下多少,有些東西有時還無法一次買足,必須等到下一份「以工換願」發生時,才能完成。但這些花費卻可能是「為海而走」一星期的旅費,在做與不做之間,時時總是在天人交戰著,過程中,同時也會更深入的看待自我的言行。隨著這個過程,我慢慢的認知到,每一分從雙手中出去的金錢,是一份又一份的支持與鼓勵還建構而成的,我必須善用每一筆「助之緣」的幫助,但是,我卻是個個人,如何讓這所有的錢合理公正呢?

一直想去找答案,但又毫無心力去尋找,必竟至今的一切「助之緣」,都只在剛剛好的情況,只能「能走一步算一步的向前」。

路上總是有人會問這個問題:「你打算走多久。」

我總是回答:「只要有經費,就一直走下去。」

但只要一有人問這問題時,身心總是會無法專注於當下,總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回歸平靜。

「要學著不去想未來的得失,一步一步認真的走下去!」

一直很努力的時時告訴自已這句話,但這個挑戰與準備換願咖啡的過程,某個程度上是矛盾的,如何跨過這個矛盾,至今都還在思考著,唯一清楚的知道,跨過這個矛盾同時也能跨過,不使用一次性塑膠的矛盾。願有一天,能有清楚的答案。

所以,一直到了台東,「換願咖啡」才正式的開始。

第一次在台東的市區擺攤,這一次非常的順利,一天下來,有高達七八位好心人支持,每次擺攤時,我總是會靜靜的坐在那裡,好好的縫鑰匙圈,並不會主動的去尋求他人的支持,這份堅持,是在這矛盾之下,唯一可以做到的。

到了宜蘭的羅東,第二次在羅東的郵局擺攤,本以為郵局會有很多人支持,沒想到,一整個上午,只有兩位的支持「以工換願」,那冬至左右的寒冷,還真是一整個冷上了心頭啊。

但是這兩位的支持中,有一份與之後的兩位孩子的以工換願,非常的特別且有意義,在羅東的那天,有一位看似像高中生的女生,停在我面前,看了很久,很內向的問我:「這是什麼?」我簡單的說明後,她拿出了她的錢包,因是透明的拉鏈袋,所我清楚的看到只有2百又多一點的零錢,最後她拿出了19元,拿了一包的換願咖啡,並跟我說:「這樣會不會太少!我只有這些了。」並同時想再多拿一點零錢出來,當下我阻止了她的舉動,並說:「沒有關係,這樣就好了,你拿兩包好了。」就同時再給了她一包「換願咖啡」。

這事至今,我又遇到了兩位孩子,如這女生一樣,幾乎是把身上所有的錢,支持了「換願咖啡」,一份是45元,一份是15元。

這讓我想到一位知名的企業家跟海龍說的:「一位偉大的企業領導人,不在於他能付出多少,而是在於他擁有了多少,而他願意付出多少。」這也是「換願咖啡」堅持「隨意」的原因,既便有人拿1元支持「換願咖啡」,內心都是無比的感恩。重點永遠不是在那包咖啡 ,而是透過那包咖啡,我們也許可以持續的去關心我們的家園與海洋,也可以讓更多的可能與希望產生,過程中,這5百多個的日子,只要少了這任何的1元,海龍都無法走到這裡,每一份支持,只好化做動力,繼續向前,有時會慢慢的感覺到,那是一份責任與可能,也慢慢清楚,當走不下去的同時,可能也是一份希望與可能的破滅(海中的塑膠對海洋而言,至今仍是一個無解的難題),因而就再踏出了下一步。

人到底能付出多少來關心我們的家園與環境呢?沒有人知道答案,更沒有人有資格去追問他人所付出的比例。但海龍相信萬物皆有情,即使是土地與海洋,也會感受到我們的付出,不要害怕你可以做的付出少之又少。

即使只是當下慢慢深呼吸的蹲下,用你的雙手,柔順的輕摸著我們的土地,真誠的對他說:「親愛的大地與海洋啊!非常的對不起,過去因為為了生存,常有意無意的傷害了您,您所受過的傷痛,有如人類將會有的病痛,內心同時難過,但感謝您的廣大無私、無比的堅忍與包容,讓我自能在這美麗的家園中安穩的生存,我想用這當下與您相連的時光,療癒我所帶給您的痛,雖未來我們都將慢慢老去,但願這一絲絲的祈求,可以讓你我更有勇氣與力量獲得更多的生命力。」

就算你什麼都沒有,這小小的舉動,就比擁有千萬而付出1萬的人而言,超出許多了,也許有人會說:「光想有什麼用!!」但請再反問一下自身:「出生至今,你我有那個言行,不是由想開始的?」願有更多的人能付出更多的心力,來疼愛我們的家園與海洋。

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