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海龍

背著重重的鯨豚上山去,一生一次鯨奇的相遇

第219到229所的學校,前後大約花了快兩個月才完成,其中因過程中,每週三都有分享的邀約,一整個把每週一刀分成了星期一二與四五兩半,且每所學校都無法立即出海,所以這10所,海龍前進的速度,整整比原來平均每週2-3所,減少到只有1所,雖然進度慢的如龜,但海龍卻認真學著慢慢體驗這樣的過程。

一路上,多數的人都覺得,過程中,最艱難的是走路,其實最最最最難的是:「與時間共處」,三年下來,慢慢的體會到與時間共處是種學問,而從每一個人如何與時間共處的方式,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個人,人生的樣貌,這點很難藏的起來,尤其是突然來的一段空白時光,更能看到一個人的深度,這三年來,海龍被這樣的時光磨練著,更看到自身很多的不足,但卻也因而看到而有所滿足。

停下來看看這分分秒秒都在你身邊的這位唯一珍貴朋友----時間吧!

你是如何對待他的呢?有一本書叫「時間地圖」,裡面有句話是這樣說的:「看一個人如何描述時間與對待時間,就可以看出,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這2個月來,海龍試著在每天起床時,並不急著起床,試著張開雙眼,學著看看時間

看看他將帶給我一天的奇蹟

看看他將多變的來去我今日珍貴的生命中

看看自已的身心,將如何面對他的多變

試著讓自心與時間的互動,生起一份感恩, 感恩上天給了這美好的一天,讓我們去學習

這10所小學,從埔里盆地一直上到半山腰的霧社,再到奧萬大,而下降到日月潭,再上到潭南的山中,這上上下下、來來回回之間,花了海龍很多的力氣,這樣沿河流的從下游到上游,上游再到下游的情況,在第一圈,應該只有在南迴時有過一小段,又加上,這段路的為海而走,幾乎每半小時,才有一台車出現,跟之前平路上的情況,有很大的差別。而這每一次出海前的時光,心裡都有股說不出的重力,但無法形容與描述,一直走到潭南國小,一早在一條很斜的斜坡上,看著在斜坡下,遠遠來上學的孩子,那剎那間,心裡突然懂得那份重力,那是一種花了很大力氣,把小到60公斤,大上千斤的鯨豚,背在身上上山去的感覺.

那個摩門特,這2個月來,每雙山中孩子的眼,一一出現在腦海裡,多數的出海,海龍都會問孩子,有在海上看過野生的鯨豚的請舉手,到目前主觀的目測,約只有百分之20到30的孩子看過,但在這段山中的日子,海龍並沒有問這問題,因清楚的知道,這裡通常不會超過百分之5,甚至有極大的可能,他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見到鯨豚。在這樣的前提與情境下,每個孩子的雙眼神情與笑聲,就更顯得珍貴!那樣的笑,即使你身重千斤,也想前往看上一眼,因那份自然,讓剎那間,看到了希望!

山中的環境很清靜且寬廣,步行的過程中,你會感到自身的渺小,有時你甚至能一夜都不見一人,城市的空間很有限,人來人往,快速的流動,你會感到那人流的情感變動,在這海龍笑稱仙境(山中)與凡間(城市),心中有很多情緒在上上下下中,交流著,至今海龍都無法清楚的整理出一個所以然來!唯一清楚的是,我必須去到那裡,跟那兒的希望(孩子)接觸,別說種下種子,即使只是愛上鯨豚,都是難能可貴的過程!

第2圈的開始,就想來記錄這次環島的主題:我們的河川,但藍輪的重量,與一再的上上下上,讓這樣的想法,有了困難,一心真的很難二用,要想能保有體力與孩子互動,就要捨下這樣的想法,在一再的取捨之間,也在這緩慢的前進過程中,拍到了一些畫面,希望未來能讓大家更認識我們的血管,河川。

出發之成,有份體悟,慢慢的深刻的印在海龍的心裡,生命的流,一直在流動著,很多事一直再變化,你永遠無法用當下的思唯評斷與論述一直在快速變化的世界萬物,也因此,海龍永遠無法知道,這一次又一次,背著重重的鯨豚上到山中,與這10所不到1千位的孩子互動,到底能產生什麼影響與改變,但當下孩子臉上的笑容,就如跋山涉水到山中瀑布,站在瀑布,全身感受到水流打在身上的清涼與爽快。雖無法知道,孩子到底得到了什麼,但海龍的心裡,卻清楚的感受到那愈得愈多的感動,一直記得,曾在一棵海龍稱之為「大宇樹」的百年老樹下,有位老師跟海龍說:「一直走下去,你會愈走得到的愈多,只是不一定著能化為言語文字跟他人描述,但那就是你豐富的生命。記得!要一直走下去。」

那時,海龍的心裡,並沒有這麼大的感受,但今天,海龍慢慢懂了,感謝219到229之間的一切,你們曾或多或少的減輕了海龍背與心上,那可愛卻很重的鯨豚重量,讓艱難中,產生了動能,並創造了這可能對山中孩子而言,是一生唯一一次,與海中的朋友(鯨豚)的相遇,雖不知他們心中所獲為何,但對海龍而言,卻是一生一次,鯨奇的相遇。願這群孩子與環境,時時健康快樂。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